虎牙兔牙

陪了夫人又折鞋

看到老张的鞋子有感而发,第一次写文,瞎JB写,全部ooc。

至于寝室为什么有浴缸,剧情需要...

“龙,龙,快点儿我等不及了”,张继科说着,推搡着马龙推开了寝室门,又啪得一声锁死了。
前段时间在省队训练备战全运会,好不容易回国家队见到马龙,再加上也不知有意无意,今天马龙在旁边球桌每拉一个球都要嗯啊呃啊,张继科自然是按捺不住,小兄弟硬得能打铁了。
刚训练完,黑黝黝和白绵绵的两个扭作一团,两人都是汗涔涔的。训练两人本就穿得少,扭打间大黑狗的爪子已经把对面的马龙脱得剩一条白色底裤了。雪白的两条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攀上了黝黑精壮的腰,玉色的胳膊也拢上了黑的发油的脖子。纵然这条被拢的脖子上喉结已经急得上下滚动了,脖子的主人洁癖的毛病终究是改不了。
张继科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抱着马龙,一边把嘴附在马龙粉色的耳尖,乖,我们去浴室做。抱进浴室的时候,张继科腰间的球裤已经被马龙的腿蹭得差不多掉下了。把马龙放进浴缸后,心急火燎的打开水龙头,又立马一把拽下自己的内裤挂在一个脚脖子上。小继科儿探出头的时候浑身青筋胀起,重重的抖了几下好像在跳舞。
“龙,你现在是不是也特别想要我?”一边说着,一边急不可耐地抬起岩石般的大粗腿跨进浴缸。
“卧槽!”随着水花溅起,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。
果然热恋中的男人智商为零,热恋中急着酱酱酿酿的男人智商更为负数——张继科脚踩着小蓝鞋踏进浴缸。天蓝色的小蓝鞋已经一点点渗成了深蓝色。
“你急什么急呀,现在都搞湿了!”马龙埋怨道,低下头时却露出了狡黠的笑。
“都搞湿了,什么都搞湿了?你在说你湿了吗,龙?”张继科故意装傻,一边唰唰两下踩掉一干一湿两只小蓝鞋跨进浴缸,一边整个胸膛靠近马龙凑近马龙脸颊问他。
“臭不要脸。”马龙的颊边已经飞起了两朵红云。
“刚才你是不是也说卧槽了啊,马龙,你搞搞清楚,到底谁操谁啊!”张继科一边说,一边霸道地吻上了眼前心心念念的粉色饱满的唇瓣。

浴室里一片水花声。

等到两个人完事后张继科抱着洗得白白净净的马龙放到床上,自己三两下穿好一身黑色T恤短裤。才突然反应过来似的说,“龙,我等下要回济南诶!小蓝鞋不能穿了!”
“穿拖鞋走!”马龙刚才被“欺负”得够呛,这会儿故意甩脸子。
“那可不行,太土了!我品味可没这么差。”张继科嘚瑟道,一脸春风得意。
“大老爷们儿的,土什么土!”马龙吐槽。
“诶哟!不想让我穿的好看是不是你吃迷妹的醋啊?”张继科的脸皮可真是厚,“你为我吃醋啦,龙!”
“滚蛋”,马龙又羞又恼。
“这双不错,有黑有白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!”张继科一边说着,一边把脚伸进了马龙床下那双黑色交叉松紧带的白色李宁球鞋里,“我可穿走了昂,你不让我穿走就是我家堂堂龙队吃醋了。”
“走你的,快走快走”,马龙转过头去,不想让张继科看到脸已经红透了。
已经走到门口的张继科又返了回来,走到床的里侧,在马龙的嘴上小啜了一口,“夫人,保管好我的小蓝鞋昂,我可还得穿着它来娶你呢。”
马龙突然意识过来又被这货占了便宜,冲着张继科远去的背影很恨地喊了一句“滚蛋”。

赶回省队训练的张继科现在正踩着似魔鬼的步伐,脑子已经天外飞仙了,迷妹们看到我脚上马龙这双鞋不知道又会怎么想呢,她们会知道我的小蓝鞋到底怎么了吗。哈哈,他们不知道是我操马龙的时候弄湿了吧。反正她们都不知道,反正马龙只有我能操。停停停,不能想了,这样想下去,裆间的小兄弟又有抬头的趋势了,还好今天穿了黑色裤子。张继科就这样胡思乱想着,回了省队。

马龙呢,一个人躺在寝室床上暗暗想,要不是这次张继科回省队一走又要好久不见,今天才不会在旁边边打球边叫撩大黑狗玩一发刺激的呢。现在倒好,陪了自己又折鞋。

评论(6)

热度(85)